av12 av日本在线视频_av天堂网2015影音先锋_幼幼裸体AV图片_撸尔山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sysuhe.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九章 逍遥自在(大结局)

时间:2018-02-08 「来,」侯龙涛起身,把如云也拉了起来,坐到阳台一侧的长沙发上,让她横坐在自己的腿上,将脸枕在她丰满无比的美乳上,右手撩起她的长睡袍,轻轻的抚摸着她圆圆的小肚子,「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有一点儿感觉,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还是你告诉我吧。」如云低头吻着男人的头髮,她喜欢自己的小丈夫这么赖着自己。
  「我是个胸无大志的小男人,」侯龙涛抬眼望着月上的嫦娥,「真的,我是,你还会爱我吗?」
  「什么叫胸无大志?」如云慢条斯理的整理着男人的头髮。
  「有了你,有了她们,有了咱们的孩子,我就心满意足了,我对追名逐利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
  「这就是你要向我坦白的事情?」
  「嗯。」
  如云捧着男人的脸吻了起来,抓住他的左手,引到自己的双腿间。
  侯龙涛知道爱妻最近因为荷尔蒙的缘故,需求特别的强烈,但那绝对是美差啊。
  如云把男人的手按在了自己小馒头一般的阴户上,一边挤压他的手掌,一边自己向上拱。
  侯龙涛隔着美人的内裤都能感觉到她阴道里散发出的热量,自己的身体也跟着热起来了。
  「老公…」如云舔着男人的耳朵,「我要…老公…你是我爱人,我孩子的父亲,老公…」
  侯龙涛明白美人的意思,也已经被她那条灵活的舌头舔得骨头都酥了,但还是猛的甩了甩头,把她放到上沙发上,自己站了起来,「等…等等。」
  「怎么了?」
  侯龙涛单膝跪在了地上,拉住美妇人的左手,「我知道你受过一次伤害,我知道你对婚姻并没有什么信心,但我会尽我…」
  如云用两根玉指压在了男人的嘴唇上…
  ************
  「咱们认识有十年了吧?」侯龙涛拉着任婧瑶柔软的小手,在树林里慢慢的散着步。
  「嗯,可不是嘛,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正好儿十年。」
  「那时候还都是不懂事儿的小孩儿呢。」
  「是啊,无忧无虑的,唯一费心的就是交男朋友了。」任婧瑶甩着男人的手。
  「就是没在我身上费心。」
  「呵呵,」任婧瑶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感觉,「现在还吃醋啊?人家早就是你的人了。」
  「哼哼哼。」侯龙涛搂住美人,跟她口舌相交了一阵。
  任婧瑶抱着男人的身体,「中午的时候我们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侯龙涛抚摸着美女的秀髮。
  「我们在湖里玩儿的时候,看到你和云姐在阳台上…你从后面…你知道的。」
  「看就看见了吧,你不是嫉妒吧?」侯龙涛抓住女人连衣裙的后腰处往上拉,直到她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来,然后就开始在嫩嫩的臀肉上揉捏。
  「不是嫉妒。」
  「那为什么突然说起来?」
  「跟孕妇做爱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吗?」
  「你哪根筋不对了?」
  「我…龙涛…」任婧瑶抬眼望着男人,双眸中出现了一种纯洁的神采。
  侯龙涛能看出那种纯洁不是装出来的,并非她以前那种装出来,用于吸引男人的假清纯,而是纯出自然,「你到底怎么了?」
  「龙涛…我也想给你生孩子。」
  「哈哈哈,不用着急,有一个未婚先孕的就足够了。你想做我孩子的妈,先得做我老婆。」侯龙涛用手里的钻戒在美女的屁股划了一下…
  ************
  「妈,你看啊。」薛诺把左手伸到了母亲的面前。
  「很漂亮。」何莉萍慈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髮。
  「要是涛哥也想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这…」何莉萍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她真的不知道答案…
  ************
  侯龙涛赤裸着健美身躯,拉开一扇淋浴的玻璃门,里面已经站了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成熟雪白的肉体在水雾中散发着朦胧的性感。
  何莉萍轻轻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身体,把温热的水流抹开。
  侯龙涛走了进去,从后面一把将香喷喷的女人抱住了,坚硬的大鸡巴压在她圆滚柔软的屁股上,两手攥着她那一双丰满的奶子,牙齿咬着她的肩膀。
  在男人刚一碰到自己时,何莉萍的身体反射性的抖了一下。
  侯龙涛感觉到了美女的异常反应,「诺诺告诉你了?」
  「什么?」何莉萍被男人从后面一撞,上身略微有点前倾,右手撑住了墙壁,左手扶着他的胳膊,乌黑的长髮散开了,如同瀑布般的垂下,被水打湿,「诺诺什么也没告诉我。」
  「哈哈哈,我的大宝贝儿也会说谎啊?」侯龙涛用阴茎在艳熟妇的美臀上蹭着,「诺诺肯定已经告诉你我向她求婚了。」
  「嗯,她…她告诉我了…嗯…啊…」何莉萍在男人的猥亵下发出了性感的喘息声。
  「你怎么样?」侯龙涛托着美人的双乳,手指拨着她勃起的奶头。
  「啊…什么…什么怎么样?」
  「你知道我说什么。」
  「我…我不知道…」
  侯龙涛放开一支乳房,右手从女人的屁股后面抠进她的小穴里挖弄,「大宝贝儿,嫁给我吧。」
  「…」
  「嫁给我。」
  「我知道你爱我,我也…我也爱你…嗯嗯嗯…」何莉萍强忍着性快感对自己身体的冲击,「但是…不合适…啊…」
  侯龙涛双手抓住女人饱满的屁股蛋,向两边撤开,露出水嫩的屄缝和屁眼,一半巨大的龟头挤进狭小的阴道口里,但就是不再向里深入,「嫁给我。」
  「这…」何莉萍想向后面挺屁股,用小穴去「吃」大鸡巴,可臀峰被男人用力捏着,无法挪动半寸,就算是被水沖着,还是急出了一身汗。
  「你答应我,我就给你插进去,嫁给我吧,大宝贝儿。」
  「老公…啊…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老公…」
  侯龙涛猛的向前一拱屁股,抱住了美妇人向后弹起的身子。
  何莉萍扭过头来,和男人疯狂的接着吻。
  侯龙涛抱着大美人向后挪了两步,让她能看到淋浴间外面,洗手台上放着一枚价值连城的钻戒…
  ************
  浅粉色的跑步鞋,天蓝色的运动裤,纯白的紧身运动小背心,一条白色的汗带,加上轧起的马尾辫,陈曦一幅标準的都市运动女孩打扮。
  美女沿着湖边的小路慢慢的跑着,优美的景色,清新的空气,加上宜人的天气,很适合锻炼,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她每天傍晚都会出来在庄园里跑跑步,只不过前几天一直有薛诺一起凑热闹,今天只有她一个人。
  陈曦跑了没有几分钟,就听到背后有人追了上来,她回过头,来人已经到了跟前,是自己的心爱男人。
  侯龙涛在女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一把把她横抱了起来。
  「涛哥…」
  侯龙涛抱着美人在湖边的一张石椅上坐了下来。
  「干什么特意跑出来找我?」陈曦正过身子,跨坐在男人的双腿上,勾住他的脖子,歪头望着他。
  「小曦。」侯龙涛箍住女孩的细腰,想要拥抱她。
  陈曦绷着身子,抗拒着男人的力量,「我…我已经出汗了。」
  侯龙涛又在胳膊上加了三分力,把女孩拉进了怀里,她身上只有淡淡的茉莉花香。
  「啊…涛哥…」陈曦用额头顶住爱人的脑门,闭着眼睛,和他甜蜜的互相亲吻。
  侯龙涛把女孩头上的汗带和系辫子的皮筋拉掉了,柔顺的长髮皮散开来,散落在他脸上,髮香袭人。
  陈曦用修长的手指在男人的下把上轻轻的挠着,「舒服吗?」
  「干什么?我又不是猫?」
  「老虎也应该喜欢这样吧?」
  「呼噜…呼噜…」
  「哈哈…」陈曦仰起头开心的笑着,本来就相当饱满的胸脯更显挺拔了,乳头在紧身背心上顶出两粒美艳的突起。
  侯龙涛探头含住了一颗奶头,精心的吸吮起来,「嗯…小曦,好甜,你的小樱桃太好吃了。」
  「啊…啊…」陈曦抱住了男人的头,「涛哥…在…在…这里吗?」
  「在这里。」侯龙涛把女孩的小背心脱了下来,紧拥着她雪白柔软的身体,用脸蹭着她弹性十足的乳方。
  「涛哥…」
  「叫老公。」
  「老公…」
  「小曦,」侯龙涛把女孩的长髮从她的脸上拨开,「还记得咱们的第一次吗?」
  「啊…」陈曦咬着嘴唇,微皱着柳眉,「我永远也不会忘的。」
  「我真的很高兴倩倩没有从一开始就跟我好。」
  「你把我姐姐当马了?」陈曦轻轻的咬着男人的嘴唇,语气有点责怪的意思,但她心里可是喜孜孜的。
  「疼。」
  「疼死你。」
  「小没良心的。」侯龙涛把双手从女孩的后腰处插进了她运动裤里,轻轻拍打着那两瓣柔软的屁股蛋。
  「别虐待我,老公…」陈曦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真喜欢这样赖在心上人的怀里。
  侯龙涛右手的手指把T-Back的小内裤从女孩美好的臀沟里挑了出来,左手的中指在她微微张开的小屁眼上不停的点着,「能插进去吗?」
  「都说了别虐待我,」陈曦扭过头来像小狗一样舔着男人的脸,「老公…老公…」
  侯龙涛在手指上加了力,两个指节进入了女孩奇紧的屁股洞里,勾住了肛口。
  「嗯…嗯…」陈曦缩着臀肉,皱着柳眉,发出苦闷的哼声。
  侯龙涛确定自己能控制女孩的身体里,右手抚摸着她的大腿,慢慢的绕到了前面。
  「等等…等等…」陈曦更紧的抱住了男人的脖子,她知道爱人想干什么,更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侯龙涛的手指按在了女孩阴唇的顶端,压住了充血勃起的阴核,手腕开始快速的晃动。
  「啊!啊!啊!啊……」陈曦的身体就像是通了电一样,突然剧烈的抽搐起来,如果不是她事先箍紧男人的脖子,后庭又被一根手指勾着,她肯定已经蹦起来了。
  侯龙涛让女孩在自己怀里快乐的颤抖了几分钟,右手向更下面错了错,用手掌摀住了散发着温热气息的柔软阴户,「我的香香公主。」
  「老公…老公…」陈曦吐气如兰,「呼呼」的娇喘着,她面色桃红,朦朦胧胧的眼里儘是秋波,捧着男人的脸吻来吻去,「该我让你舒服了。」
  「别急,先把这个戴上。」侯龙涛把手从女孩的裤子里抽了出来,将手掌上的晶莹体液舔进嘴里,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枚钻戒…
  ************
  「想家吗?」侯龙涛坐在单人的皮沙发里,爱抚着小护士的头髮。
  香奈抬起了头,吐出口中的大龟头,在青筋暴突的肉棒上舔着,「什么家?」
  「日本啊。」侯龙涛把手伸到美女的上衣里,把玩着她雪花梨型的乳房。
  「有你在地方才是家。」香奈闭上了眼睛,把脸埋在男人的两颗睪丸中间,用舌头挑动他的肉蛋。
  「真的吗?」侯龙涛把女孩拉了起来。
  香奈转过身去,一边扭动着圆翘的屁股,一边把紧绷的小内裤脱了下去,露出诱人性器,扭回头娇羞的望着男人,「你是一家之主,当然是你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是实话吗?」侯龙涛在美人雪白的臀瓣上「啪」的扇了一巴掌。
  「啊…是,你给了我十三个好朋友,你给了我十三个好姐妹,你们就是我所有的亲人,爷…」香奈把散发着香气的小内裤扔到了男人的脸上。
  侯龙涛一探身,双手掐住了日本小妞的细腰,往后一拉,「你给我过来吧。」
  「啊!」香奈脚下站立不稳,往后就坐,只觉一根坚硬无比的火热棍棒粗暴的从自己最娇嫩的地方冲入了自己的体内,一路猛进,扩张着狭窄的阴道,撞在了子宫上,继续上捅,把子宫都推高了,一直插到了小腹里。
  侯龙涛用力固定着女人的腰枝,把她的屁股死死的按在自己的大腿上,使她无法逃脱,让被火热阴道内壁包裹的阳具自然的跳动。
  「天啊!」香奈翻着白眼仰靠到了男人的身上,「爷…你插死我了…」
  侯龙涛仍旧不让女人移动,只是用鸡巴一下一下的挑着她。
  「啊…啊…啊…」香奈在男人的身上弓起了上身,扭头拚命的和他接吻。
  侯龙涛一只手攥住了女人的奶子,另一只手伸到了她的胯间抠弄。
  香奈感到男人是在用一个环状的金属物品刮弄自己的阴蒂,抬头看了一眼,他手里拿着一枚钻戒…
  ************
  游艇的船尾甲板上摆着一张餐桌,三根长蜡在点点星光下发出柔和的光芒。
  陈倩坐在餐桌一侧的椅子上,看着男人慢慢的从对面站起来,走到自己的身边,单膝跪了下去,「啊…」她双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从美丽的双眸中滚滚而出。
  侯龙涛拉住了美人的左手,他低着头,「倩倩,我……我知道你以前受过委屈,我知道你曾经非常的不开心过,其中有我的原因…」
  「涛哥…」
  「你让我说完。」侯龙涛紧了紧握着女孩的手,「过去的事情我没有能力改变,但我会尽我全部的力量在今后的日子里使你幸福,我会用我的生命维护你。
  倩倩,你是第一个让我心驰神摇的女孩儿,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简直都无法呼吸了,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你永远都是我心中最圣洁的女神。「
  「涛…涛哥…」
  侯龙涛抬起了头,他的眼睛里也闪烁着泪光,左手仍旧拉着美女的左手,右手的三根手指捏着一枚钻戒…
  ************
  「啊…啊…啊…」司徒清影闭着眼睛,平躺在床上,她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爱人的舌头在自己无毛的小穴上温柔的滑动。
  侯龙涛细心的舔着美人的身体,从大腿叉一直吻到她的小嘴,吸吮着她的舌头,向下一沉屁股。
  「嗯…」司徒清影把十根纤纤玉指插进了男人的指缝里,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老公…」
  「小白虎…」侯龙涛开始缓慢的起落臀部,「啊…小白虎…啊…嘶嘶嘶…好紧…」
  「老公…啊……我…我从来没…二十年…啊……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啊…嫁人…」司徒清影扭过头,望着自己跟男人紧握在一起的左手,无名指上套着一枚光芒夺目的钻戒…
  ************
  冯云不断的变换着步伐,一双戴着拳套的粉拳连读的击打在吊在屋子正中央的沙袋上,发出「砰砰」的闷响。
  美女的黑色小背心已经被香汗湿透了,一双丰满的球状乳房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上下颠簸。
  「呼……」冯云逐渐减缓了对沙袋的攻击,慢慢的停了下来,做了几次深呼吸,捡起扔在一边的毛巾擦了擦汗水。
  一双色手从女人的腋下伸到了前面,猛的抓住了她的奶子。
  冯云双手抓住了身后之人的右小臂,往前猛的一拽,屁股向斜后方一撅,用巧劲把那人摔了出去。
  「啊!」侯龙涛的后腰撞在了沙袋上,仰面朝天的摔倒在地上。
  冯云两手在地上一点,轻轻巧巧的跪坐在了男人的胸口上,一拳打下去,贴着他的鼻尖停住了。
  「喂喂喂!」侯龙涛晃了晃双手,「老婆,饶命啊!你也太没轻没重了吧?」
  「哼哼,谁让你鬼鬼祟祟的,」冯云弯下腰,双手扶住男人的脸,和他接了个吻,「我手下有準儿,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
  「你厉害。」侯龙涛捏住女人饱满的屁股揉了起来。
  「拿来。」冯云直起上身,伸出了手。
  「什么东东?」
  「戒指啊,你不是来求婚的吗?把戒指拿来吧。」
  「诺诺还是玉倩?」
  「还用人告诉我?一个个都喜上眉梢了。」
  「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侯龙涛老老实实的把装着戒指的小首饰盒掏了出来…
  ************
  「你们是最后两个了。」侯龙涛爱惜的抚摸着双胞胎美女的秀髮。
  星月姐妹正在男人健美的身体上舔舐,听了他的话,一起抬起头来,两个人的眼神都很複杂,充满希望,却又带着些许的恐惧,有着无比的喜悦,也没少了警戒。
  「你们也已经知道了?」侯龙涛把两个女孩都拉到了身边,搂住她们。
  「嗯。」姐妹俩一起偎进了男人的怀里。
  「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
  「你真的能吗?」
  「如果我现在把小云云或者是倩倩,或者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叫来,让她把屁股撅起来,猜猜你们会看到什么?和你们身上一样的两个字。」
  一对混血双胞胎美女一起抱住了男人的身体,尽量往他怀里钻着。
  两枚钻戒套上了星月姐妹的手指…
  ************
  「老公,老公。」
  「嗯…」侯龙涛睁开了朦胧的睡眼,面前是玉倩美丽的面庞,「怎么了?」
  「陪我出去走走吧。」
  「嗯?」侯龙涛抓起眼镜,扭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表,「三点半?What the hell?」
  「来吧,陪我走走。」玉倩说完就小了床,逕自走了出去。
  「你们接着睡吧。」侯龙涛亲了亲已经醒了的星月姐妹,穿上一件睡袍跟了出去。
  玉倩一言不发的拉着男人在花园里踱着步。
  「怎么了?」侯龙涛最终还是沉不住气了,「你现在再说不嫁可晚了。」
  「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啊?」
  「我睡不着。」
  「为什么?」
  「有一件事儿我怎么也想不通。」
  「什么事儿?说给我听听。」侯龙涛在一张石蹬上坐下了,把女孩横抱在自己的腿上。
  玉倩搂着男人的脖子,若有所思的抬眼望着星光闪烁的夜空,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你又想起什么鬼主意了?」
  「为什么我会是第一个?」玉倩微笑着望着男人。
  「啊…」侯龙涛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不是你最早认识的,任婧瑶是;我不是你最早爱上的,陈倩是;我不是最早跟你…跟你的,诺诺是;我不是年龄最大的,萍姐是;我不是岁数最小的,诺诺是。」
  「…」
  「我知道,我是最任性的一个,所以你觉得最对不起的是我。」
  「不是对不起,是你受的委屈最大。」
  「你认为我自己会那么认为。」
  「嗯,」侯龙涛握着女孩的手,「你怎么好像突然长大了?成熟了好多。」
  「先别急着说好话,」玉倩用一根手指在男人的脑门上戳了戳,「我想了又想,那不可能是你的理由。你做事儿一向逻辑性很强的,其他人都是按顺序来的,按跟你好的顺序,按理说,我应该是在清影之后的。我怎么也想不通,我为什么会是第一个,除非…可是…」
  侯龙涛都觉出自己的后背上出汗了,他都不明白自己当初在计划求婚事宜时会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破绽,也许是自己在潜意识里不想再对爱妻有所保留,从而为自己设下了一个陷阱。
  「我……」玉倩歪头望着男人,微微的皱着柳叶眉,「我在飞机上的时候,嗯…我醒过来之后,嗯…嗯…」
  「我…」侯龙涛想说什么,但却不知道怎么措辞,就在此时,一阵奇特的香气随着微风飘进了他的鼻子里…
  作者:MONKEY
  (全文完)